当前位置:主页 > 时尚新闻 >

陕西铜川:腾古耀今看柴窑_国内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7-12 05:05   来源:未知   阅读:

日前来自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矿岩制样与分析实验室检测的一份检测报告,令千年瓷都??陕西省铜川市耀州区无数“耀瓷”人兴奋不已:由陕西铜川八法堂陶瓷新技术公司烧制出的“天青釉薄胎盏各项指标与柴窑玉瓷样片数据相符”。这一结论为论证“柴窑就是古耀州窑发展的一个阶段”再添重要佐证。

以“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罄”而被后人誉为“诸窑之冠”和“中国瓷皇”的柴窑,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以五代后周皇帝“柴荣”姓氏命名的御窑,。但因柴荣在位仅5年,柴窑烧造时间短,至今没有明确的传世品及窑址,成为中国古陶瓷史上的“千年之谜”。

揭开柴窑“千古之谜”

相传后周世宗柴荣在位时,窑匠请示烧造瓷器的颜色,世宗答曰:“雨过天青云破处,者般颜色作将来”,于是工匠们便按照要求,烧出“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罄”的天青色瓷器,但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都处于失传状态。

那么,柴窑的窑址在哪里?它与耀州窑有没有关系?据了解,目前关于柴窑的最早文献是明代曹昭的《格古要论》,书中记载:“柴窑出北地,世传柴世宗时烧者,谓之柴窑,天青色。”但“北地”在哪里?千百年来,一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在铜川耀州窑博物馆里,一套青釉盏托向人们展示着“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罄”的高超技艺,盏托曾长埋于黄堡镇的地层下,其得以重见天日,不得不提到一个人,古陶瓷专家禚振西。

1961年,23岁的禚振西从西北大学考古专业毕业后分派到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工作,从此与耀州窑结缘。1973年,她在耀州窑遗址的发掘中找到了五代黑胎青瓷。1984年,她再次对窑址进行了挖掘,首次发现了唐三彩釉试烧小炉和五代地层,出土了白胎天青色釉青瓷,以及一批带有“官”字款的青瓷。随后的几年里,她又多次主持了耀州窑遗址考古,找到了五代、唐、宋、金、元、明、清、民国、解放初等时代的文化层,证实耀州窑在唐代创烧于黄堡镇,曾创烧出最受当时皇室青睐的五代宋初天青釉瓷、宋代刻花印花青瓷及金代月白釉瓷,是中国历史上五代、北宋、金代三个朝代300年的皇室贡窑,一直延续至今,有1400多年的历史。

那么,耀州窑就是柴窑吗?禚振西经过长期的考古发掘和文献研究提出:“北地”是郡名,耀州在历史上属北地郡,耀州窑是五代中央政权管辖范围内唯一烧制贡瓷的青瓷窑场,不管从古代地理行政划分,还是从实物来看,柴窑窑址就是耀州窑遗址所在地。

以史证物,以物证史。为进一步廓清耀州窑五代青瓷与柴窑的关系,铜川先后举办了两届中国柴窑文化论坛和“耀州窑天青釉瓷与柴窑关系的考察与研讨”活动,百余位古陶瓷专家学者、古陶瓷收藏家、鉴赏家一致认为:耀州窑白胎天青釉瓷与文献记述的柴窑最为贴近,耀州窑就是柴窑。

柴窑的“千古之谜”不仅成为学术界关注的焦点,也引起了民间人士的兴趣。为恢复失传千年的柴窑天青釉,陕西铜川八法堂陶瓷新技术公司总经理王永平耗时6年跑遍了铜川的山山水水,从当地的上千种原生矿石中筛选了10种原始矿料,经过上百次的试验烧制出了天青釉薄胎盏。

“这是瓷片标本和试烧出的天青釉薄胎盏,你看两者是不是一模一样。”为了让记者领略柴窑瓷器的魅力,王永平用手电照射柴窑瓷器的背面,只见正面出现了一轮“明月”,四周是一片青天,晶莹剔透,釉面明亮如镜,连手指的指纹都照的清晰可见,轻弹它的盏壁,还会发出如石磬器一样的脆音。

王永平告诉记者,他目前已经完成了柴窑烧制的全部技术与理论的论证,接下来将进行柴窑的复仿生产,打造产学研用产业链。

千年古炉 点燃产城融合之火

如果说探秘柴窑是鉴古之举,那么产城融合就是耀州瓷发展的新方向。

一捧黄土,被一把火点燃,凝聚成瓷,将往事保存……陈炉古镇被誉为“东方古陶瓷生产的活化石”,从一千四百多年前的北周延续至今。漫步在古镇之中,窑洞依山排布,层层叠叠,状如蜂房,家家户户门前用匣钵和缸堆砌的罐罐墙,依着山势铺设开来。

耀州窑是中国陶瓷长河中的瑰宝,但在明清之后,耀州瓷的烧制技艺却逐渐失传。1974年,在陶瓷专家李国桢的带领下,陈炉陶瓷厂历时3年,恢复了失传800余年的耀州青瓷生产技术。1977年,陶瓷厂复制的耀州青瓷产品倒流壶、玉壶春、青瓷碗通过了专家的技术鉴定,填补了中国陶瓷发展史上的空白,使耀州瓷重放光彩。

今天的陈炉,耀州瓷的创新已成为本地企业的驱动力。43岁的耀瓷工匠李保峰,祖上从清代开始制作日用耀州瓷,至今已有11代,在传承和创新中,他与哥哥李金平、姐姐李菊萍首次试制成功了香黄釉茶器,设计出了铁锈花、黑曜瓷、养生瓷三个系列数十种产品,开辟了古老耀州瓷的创新之路。

如今,陈炉镇的耀瓷生产工艺已经列入了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形成了耀州青瓷、黑釉及剔花瓷、白釉及剔花瓷、兰花瓷、铁锈花瓷、花釉等六大系列陶瓷。陈炉镇也发展成为集文化旅游、瓷器制作、教学培训为一体的特色小镇,2019年,陶瓷产业年产值5500余万元,接待游客89.3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5.92亿元,带动就业1700余人。

而耀州窑最初的创烧地黄堡镇,在充分保护耀州窑遗址的基础上,依托耀州窑“丝路瓷都 千年名镇”的文化底蕴,打造了集耀瓷遗址观光、研发生产、工艺体验、文化交流、教学实习、会展交易、休闲娱乐、餐饮住宿为一体的耀瓷小镇。

雨过天晴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耀州瓷,承载的不仅是艺术的传承,也是历史的厚重,更是时代的追求。

“柴窑文化与耀州窑文化一脉相承。下一步,我们将在耀瓷小镇建设柴窑文化博物馆,筹备召开第三届柴窑文化论坛,不断推进柴窑与耀州窑的关系研究。”铜川耀州窑文化基地管委会党组书记、主任何建平说,目前,铜川已形成黄堡耀瓷文化产业园、陈炉陶瓷工业园、王家河工业园和陈炉耀瓷文化旅游名镇“三园一镇”协同发展格局,陶瓷产业正成为铜川新的支柱产业。(经济日报记者张毅 通讯员 何汪维)

来源:经济日报新闻客户端